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为什么男生都想睡前任:山东:今年2月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75起

文章来源:英国警方难以监控极端“海归”,“圣战”分子回国引发担忧    发布时间:05-18 22:52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为什么男生都想睡前任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梁璇

  房皖冬用一句“大实话”解释了他对“接纳”的理解,“我们其实看中的不是更多的便利,想要的是公平的、能证明自己的平台。”因为,“便利”有时会被别人看作“开绿灯”,在北京联合大学学音乐的房皖冬常常带着墨镜去参赛,拿到名次后才会摘下眼镜“暴露自己”,“否则,拿了第一别人说是打感情牌,拿不了又觉得你都看不见,干嘛来参赛。”外界极端的态度曾刺伤过房皖冬,因此,他对这场马拉松体会颇深,“体育比赛得拿实力说话,非常公平,也让我们多了条可选择的走向社会的路,毕竟,不是所有的盲人都只能去做按摩,我们可以组乐队、做电脑音频制作、话务员、甚至参加体育运动。”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梁璇

  残疾人跑者让马拉松更完整

  “体育最大的能量就是让我们自信。”中国女子轮椅网球队主教练董福利作为志愿者出现在现场,曾经在唐山大地震中失去双腿的她被网球改变了人生轨迹,不仅在20多年的运动生涯里找到了乐观自信的自己,更在10多年的教练工作中帮助更多残疾人运动员完成改变,“很多孩子刚来,不敢与教练对视,没有信心与别人交流,但随着在比赛中靠努力不断收获胜利,她们就会意识到自己的价值,体育的过程给了我们自信,这是给多少钱都无法实现的。”董福利认为,残疾人最需要的是像正常人一样生活,“让残疾人跑步不是最重要,最重要的是让我们和健全人一起跑,我们缺的是社会真正的接纳,而不是关爱。”

  “往左一点,往右一点,慢一点……”、“要补水吗?有没有感觉不适?……”多提醒、多询问,陪跑速度只能控制在6分30秒以内,“安全”是对陪跑志愿者最大的要求。许秀涛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介绍,为了降低安全风险,所有陪跑者和视障跑者都需专门配对,“两个人身高、胳膊长度、步幅得尽量一致,陪跑员还得有能力控制方向、速度、判断危险,并非能跑就能陪。”此外,为了让运动员不勒手,导盲绳的材质尝试了十多次才最终确定,但长短还得根据每对选手和助跑员的身高专门定制,“事实上,安全程度足以令运动员放心,更让他们有所顾虑的是走出家门,会不会遭到他人的嘲笑。”许秀涛没想到“粉丝很多”的自己却在招募选手时碰了壁。

  像牵着一匹烈马,压不住速度。房皖冬给叶冬的第一印象是“生猛”,但作为资深跑者,叶冬明白这个年轻人的热血在半马中并不是优点,“我要不断给他灌输安全意识,让他知道跑马并非儿戏,要敬畏马拉松。这点,小房也在逐步接受,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需要有人给他讲讲安全两个字,这是对他最大的负责。”一条导盲绳,让第一次担任助跑员的叶冬体会到马拉松的另一层意义,“之前跑步在意速度更快、距离更长,是自己和自己对话,这次是我能为他人做什么,希望能帮助他人完成梦想。”

  像牵着一匹烈马,压不住速度。房皖冬给叶冬的第一印象是“生猛”,但作为资深跑者,叶冬明白这个年轻人的热血在半马中并不是优点,“我要不断给他灌输安全意识,让他知道跑马并非儿戏,要敬畏马拉松。这点,小房也在逐步接受,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需要有人给他讲讲安全两个字,这是对他最大的负责。”一条导盲绳,让第一次担任助跑员的叶冬体会到马拉松的另一层意义,“之前跑步在意速度更快、距离更长,是自己和自己对话,这次是我能为他人做什么,希望能帮助他人完成梦想。”

  1小时48分36秒,北京联合大学大二学生杨小飞完成了他的首个半程马拉松,站在领奖台上,眼前记者的“长枪短炮”和周围人竖起的大拇指让他有些恍惚。去年12月才开始接触跑马,首上赛道,他就拿下5月13日2018中国(北京通州)残疾人半程马拉松听障男子组第三名,“因为这次比赛,我喜欢上了马拉松,但因交流不便,我的很多动作没有办法修正,希望以后能得到更多专业的指导。”

  房皖冬用一句“大实话”解释了他对“接纳”的理解,“我们其实看中的不是更多的便利,想要的是公平的、能证明自己的平台。”因为,“便利”有时会被别人看作“开绿灯”,在北京联合大学学音乐的房皖冬常常带着墨镜去参赛,拿到名次后才会摘下眼镜“暴露自己”,“否则,拿了第一别人说是打感情牌,拿不了又觉得你都看不见,干嘛来参赛。”外界极端的态度曾刺伤过房皖冬,因此,他对这场马拉松体会颇深,“体育比赛得拿实力说话,非常公平,也让我们多了条可选择的走向社会的路,毕竟,不是所有的盲人都只能去做按摩,我们可以组乐队、做电脑音频制作、话务员、甚至参加体育运动。”

  1小时48分36秒,北京联合大学大二学生杨小飞完成了他的首个半程马拉松,站在领奖台上,眼前记者的“长枪短炮”和周围人竖起的大拇指让他有些恍惚。去年12月才开始接触跑马,首上赛道,他就拿下5月13日2018中国(北京通州)残疾人半程马拉松听障男子组第三名,“因为这次比赛,我喜欢上了马拉松,但因交流不便,我的很多动作没有办法修正,希望以后能得到更多专业的指导。”  “往左一点,往右一点,慢一点……”、“要补水吗?有没有感觉不适?……”多提醒、多询问,陪跑速度只能控制在6分30秒以内,“安全”是对陪跑志愿者最大的要求。许秀涛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介绍,为了降低安全风险,所有陪跑者和视障跑者都需专门配对,“两个人身高、胳膊长度、步幅得尽量一致,陪跑员还得有能力控制方向、速度、判断危险,并非能跑就能陪。”此外,为了让运动员不勒手,导盲绳的材质尝试了十多次才最终确定,但长短还得根据每对选手和助跑员的身高专门定制,“事实上,安全程度足以令运动员放心,更让他们有所顾虑的是走出家门,会不会遭到他人的嘲笑。”许秀涛没想到“粉丝很多”的自己却在招募选手时碰了壁。

  比赛结束后,像房皖冬一样燃起信心的残疾人选手呼啦啦多了起来,这让许秀涛亦喜亦忧,“很多人开始向往奔跑,我的公益训练营因此多了数百人,但面对他们想走出来的愿望,如果赛事、训练等后续平台供不上,会不会让他们再次失望?”

为什么男生都想睡前任:生态优势吸引总部经济落户




附件: